觀點

April 15, 2019

甘文鋒:沙特秩序重組對香港的啓示 – 15/04/2019

筆者於3月8日《明報》發表了一篇關於沙特阿拉伯的文章後(〈沙特阿拉伯也準備「一國兩制」〉),很多人奇怪為什麼要關注沙特變化。第一當然是沙特希望推行一國兩制,這點在上篇文章已詳述,另一點則是沙特作為中東大國,情况可能有大幅改變,從而影響整個中東區域秩序,因此亦值得我們提早關注這個國家的變化。
March 25, 2019

田飛龍:韓國瑜「登陸」的分寸與啟示 – 25/03/2019

韓國瑜還是來了,終於「登陸」了。他沒有在九合一選舉獲勝後馬上登陸,沒有和國民黨團隊一起組團,沒有走傳統的「統戰水路」,而是以高雄市長身分光明正大地公務來訪拼經濟,迴避敏感政治議題。出訪首站香港,簽下20多億新台幣大單。韓國瑜還進了中聯辦,見了王志民,這是具有特別的象徵和標誌意義的。韓國瑜正確理解了這一異常舉動的政治風險和收益,他確信自己終有一天會直接面對大陸最高官方機構和官員,而此刻會面則是一種理性的早期接觸。但經濟理由仍是優先的,即便受到台灣綠營嚴厲批判,只要他能夠通過中聯辦等系統更好地為高雄人民服務,提振經濟民生,所有泛政治化批評都將煙消雲散,選民會補償他。
March 18, 2019

黎沛文:大灣區治理的區域合作和協同創新 – 18/03/2019

早前發布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以下簡稱《綱要》)明確了大灣區未來的發展規劃,同時也提出了在灣區內實現「深化社會治理合作」的目標。「深化社會治理合作」其中一項重要內容是,將來要在珠三角九市港澳居民比較集中的城鄉社區,針對地拓展社區綜合服務功能,為港澳居民提供及時、高效、便捷的社會服務。由此可見,隨着《綱要》進入全面落實和深度推進階段,完善和提升大灣區社會治理體系、實現區內城市社會治理的協同發展,將成為大灣區建設和發展的重要支撐。
March 8, 2019

甘文鋒:沙特阿拉伯也準備「一國兩制」 – 08/03/2019

中美貿易戰曠日持久,隨着時間過去,大家都明白到兩國的目標再非是貿易順差及逆差,而是爭奪世界的影響力。同樣,對世界其他國家而言,亦是他們重新思考外交策略的機會。今天中國的制度當然仍未被歐美認可,但對於其他發展中國家而言,中國近40年發展卻極有參考價值,這亦是為什麼中國模式一直對發展中國家極具吸引力。
March 1, 2019

葉海波:大灣區規劃意在消除「法律割據」 – 01/03/2019

人是社會活動中最為靈動和根本性的要素。扼住人自由流動的咽喉,其他要素的流動必然大打折扣,統一大市場自然無法形成。比較遺憾的是,在社會發展過程中,基於歷史、社會、經濟和政治等方面原因,一國之內「築牆斷流」的人口管制現象比比皆是。不過隨着時代發展,這些人為措施不斷被廢除,促成了一輪又一輪的經濟奇蹟。
February 21, 2019

梁彥婷:內地港生面對的機遇與挑戰 – 21/02/2019

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已經出台。中央有關部門亦已接連出台多項便利港人在內地發展的政策措施,涵蓋教育、就業、創業和日常生活範疇,協助港人把握國家發展帶來的機遇。目前在廣東發展的青年,尤其是學生,有更大意願繼續在大灣區發展。坊間已有很多講述大灣區青年發展的文章,但香港青年在內地實際上面對的挑戰,又有多少人了解?
February 15, 2019

張建﹕2019年香港多事之「秋」始於「春」 – 15/02/2019

2019年一開局,香港特區政府就在三隧分流、提高長者綜援申請年齡以及「關愛共享計劃」派發4000元補貼等民生政策上,遭遇施政危機。雖然特區政府為推動政策一再提出緩衝方案予以補救,但正是如此反反覆覆,使民眾對政府政策茫然。同時,特區政府高層之間、部門之間、特區政府與立法會之間,以及特區政府與民眾之間的溝通也遭遇不暢,導致政府政策及管治能力受到各方面的質疑,政府誠信與權威受到衝擊,林鄭月娥特首的支持度也受此影響,而大降至上任以來最低值。這與2017年林鄭月娥競選特首期間以及就任初期表示的,在緩解政治矛盾和提升港府認受性層面實行「管治新風格」,和在經濟民生層面實行「理財新哲學」,似乎不相稱。
January 28, 2019

田飛龍:「一國兩制」的科學性及對台適用 – 28/01/2019

今年1月2日習近平主席發表《告台灣同胞書》40周年紀念講話,確認「九二共識」,提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現實化倡議,提議按照政治協商方式達成兩岸統一的制度性安排。習近平講話進一步確認和發展了十九大報告關於兩岸終極統一的有關論述和規劃。
January 25, 2019

何建宗:內地教師資格 對港人在內地發展的啟示 – 25/01/2019

剛踏入2019年,幾件有關港人在內地發展機遇的正面消息接踵而來。國家教育部今個月公布,港澳台居民只要符合學歷及普通話水平要求,並且無犯罪紀錄,便可考取中小學教師資格,在內地任教。雖然部分港人認為香港教師往內地任教的興趣不大,甚至對獲得內地教師資格的政治要求有所保留,但這安排反映港人進一步在內地獲得同等待遇,終究對港人是有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