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文鋒:十九大提新「三步走」 香港應為2047作準備 - 20/11/2017

何智華﹕破除迷思:重新認識3個中史科的本質 - 17/11/2017
November 17, 2017
SCMP by Tony Shen: Joshua Wong offers unrealistic solutions to complex issues in Hong Kong – 22/11/2017
November 22, 2017

十九大剛過去,這次大會在香港受注目的程度遠比十八大為高,證明香港人已漸漸明白到香港的未來與整個中國緊緊扣連。這次習近平在十九大的工作報告中,再次強調要在本世紀中葉,即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100周年時,成為現代化強國,完成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

習近平的三步走

其實早在1987年的十三大,鄧小平已經提出以本世紀中葉作為發展的里程碑。當年提出的三步走戰略,第一步是從1981年到1990年將國民生產總值「翻一番」,希望解決當時人民的溫飽問題;第二步是由1991年到20世紀末,將國民生產總值再「翻一番」,人民的生活可達到小康;第三步則是到了21世紀中葉,國民生產總值可達到中等發達國家水平,國家也基本實現現代化。

鄧小平的三步走,首兩步的跨度都是10年,但因為當時條件限制,不可能對之後的發展作出太仔細的規劃,第三步的跨度足有50年,因此到了1997年的十五大,江澤民提出另一個三步走計劃。江的三步走分為2010年、2020年及2050年3個階段,即由2001至2010年,將國民生產總值「翻一番」;到2020年時,進一步完善社會各項制度;最後到了本世紀中葉基本實現現代化,建成富強民主文明的社會主義國家。因為兩個三步走的跨度分別,鄧小平的三步走被稱為「大三步」,而江澤民的三步走則一般被稱為「小三步」。

到了今年的十九大,即「小三步」的第二步差不多到期的時間,習近平也提出了他的三步走:第一步強調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之餘,亦將餘下的30年分成兩個階段,第二步是由2020年到2035年可以基本實現現代化,經濟及科技可以進入世界前列國家位置;第三步則是由2035年到本世紀中葉(2050年),提升治理體系和能力,成為綜合國力和國際影響力領先的國家。

從以上的回顧可看出中共受惠於一黨執政的優勢,可以提出長遠及持續的國家戰略規劃。很多香港人對內地發展不了解,還以為習近平提出的2050年目標是新事物,但其實這個目標早在1987年已經由鄧小平提出,當然中間或因新形勢有所調整,但整體方向仍是沒有改變的。如果是歐美的多黨選舉競爭制度,這種長遠規劃就難以實現了。「中國模式」現時受到發展中國家所關注,亦是這個原因。

維持一國兩制的3個條件

回到香港,到本世紀中葉即2047年,「50年不變」的承諾將會到期,我們對這個期限該如何規劃?現時香港也是實行多黨選舉競爭制度,加上政府弱勢,似乎也難以為2047年作出長遠規劃,因為不同政黨要爭取選票,必定要突出與其他政黨不同之處,即使同一陣營也難以長遠合作。但無論如何,絕大部分香港人仍對「一國一制」及「港獨」抗拒,維持一國兩制應仍是主流民意。

想要在2047年向中央爭取維持一國兩制,筆者認為有3個條件。第一是中國仍然維持穩定。如果國家不穩定,那所有制度都難以維持。觀乎現時的發展情况,相信這點是樂觀的。第二點是中央對香港信任。即使國家穩定,如果中央對香港不信任,認為一國兩制的存在會為國家發展帶來麻煩,又或無助香港政府管治香港,相信中央也沒有原因要維持這個制度。第三點是香港相對於中國其他城市仍有獨特性。中央面對的不是香港一個特區,即使滿足第一及第二條件,如果到時香港已失去自己的獨特優勢,與其他內地一線或二線城市沒有分別,中央也難以說服其他地區,為何要給予香港一國兩制的特殊地位。

以上3個條件,第一個並非香港可以控制,但第二及第三個則是希望維持一國兩制的香港人要想方法達成的條件。可能為了選票,不同政治人物會對中央及香港的關係作出不同論述;但如果對香港將來負責任,那無論如何都應該有底線,不要破壞中央與地方之間的信任。同理,在制訂任何政策時,亦應該維持香港的獨特領先優勢。雖然內地有很多值得參考的地方,甚或我們在某些地方要與內地融合,但融合的目標應該是借助彼此提升各自優勢,而非將自己同質化。中國地大物博,要將香港這個只有1100多平方公里的地方同質化,其實也沒有意思。

在十九大提出新三步走後,現在離本世紀中葉其實時間不多,香港實在好應該為2047年作出準備。如何保持中央與香港的信任,同時又要維持香港的獨特優勢,是我們要在未來30年追求的目標。任何人要破壞這份信任或者我們的獨特優勢,無論是來自任何派別,都是對我們未來不負責任的行為,也是我們要絕對警惕的行為。

作者是一國兩制青年論壇理事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 (2017年11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