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飛龍:韓國瑜「登陸」的分寸與啟示 – 25/03/2019

黎沛文:大灣區治理的區域合作和協同創新 – 18/03/2019
March 18, 2019
甘文鋒:沙特秩序重組對香港的啓示 – 15/04/2019
April 15, 2019

韓國瑜還是來了,終於「登陸」了。他沒有在九合一選舉獲勝後馬上登陸,沒有和國民黨團隊一起組團,沒有走傳統的「統戰水路」,而是以高雄市長身分光明正大地公務來訪拼經濟,迴避敏感政治議題。出訪首站香港,簽下20多億新台幣大單。韓國瑜還進了中聯辦,見了王志民,這是具有特別的象徵和標誌意義的。韓國瑜正確理解了這一異常舉動的政治風險和收益,他確信自己終有一天會直接面對大陸最高官方機構和官員,而此刻會面則是一種理性的早期接觸。但經濟理由仍是優先的,即便受到台灣綠營嚴厲批判,只要他能夠通過中聯辦等系統更好地為高雄人民服務,提振經濟民生,所有泛政治化批評都將煙消雲散,選民會補償他。

有趣的是,正在韓登陸並首訪香港之際,香港反對派陳方安生及公民黨代表出訪美國,向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及副總統彭斯求援。政治人物應當在關鍵時刻見正確的人、做正確的事,香港反對派的政治幼稚病和韓的政治理性恰成對比。此外,香港青年反對派黃之鋒及台灣「時代力量」也激烈批評韓「被統戰」、「背書一國兩制」,仍在意識形態小圈裏打轉。韓儘管沒有直接回應和論述「一國兩制」,但他已然置身於「一國兩制」制度風口浪尖,這種風浪是他必然要智慧應對和化解的。

韓「經濟之旅」 回歸兩岸和平軌道

回到韓國瑜本身。拼經濟、履行選舉承諾是第一大亮點。韓定位此次是「經濟之旅」,實質上回歸了民進黨2016年執政前的兩岸關係「和平發展」軌道,是國民黨傳統兩岸政策在經濟層面的修復與重建。韓有敏銳的問題意識與政治判斷力,通過「經濟民生」層面的兩岸互動突破,來打破民進黨製造的兩岸關係僵局,以點帶面,創製一種台灣市縣與大陸互動的新模式。香港之行的經濟成績單是顯著的,甚至超出預期。這顯示出台港經濟的互動基礎本來就良好,再加上大陸政策支持,有助高雄經濟快速提升及增強與香港和內地的實質利益分享及關聯。香港成績單作為示範,預期將帶來後續3站(澳門、深圳、廈門)更進一步的跟進與配套,從而將高雄經濟與大陸南部最發達地方經濟體直接連通,相當於高雄為整個台灣經濟的脫困發展做出典型示範。

聚焦經濟層面的協議與合作,體現了韓遵守選舉承諾、照顧民眾福祉、客觀理性處理兩岸關係的政治品德,民眾會給高分。這對於其不斷看漲的政治支持度肯定是一種加持,對其未來政治前途也是一種有力的助推。

見王志民有助建兩岸官方信任

第二大亮點是「勇敢」走進香港中聯辦會見王志民主任。韓訪港同時會見香港特首及中聯辦主任,表明其對一國兩制較為完整準確的理解,以及對高雄經濟發展如何適應大陸之一國兩制架構有自己獨立的思考和見解。香港在大灣區框架下預期將有更大發展機遇,高雄側重的台港互動必然無法迴避大灣區框架,見中聯辦主任有助高雄適當介入大灣區框架而獲得進一步經濟收益。

韓國瑜已成2020年台灣大選熱門人選之一,與中聯辦主任見面有助於早期建立適當的兩岸官方政治信任,為未來自身政治發展與處理兩岸關係儲備必要的政治資源與線索。從容面對大陸官方機關及未來兩岸關係發展預期,以身作則,不避嫌疑和風險,是韓國瑜政治擔當與責任倫理的體現。

當然,如此大膽、直率的行為,儘管是經濟先行,但一國兩制政治意涵與個人英雄主義美學風格如光芒四射,無法掩藏。這就必然會激起台港反對派的泛政治化攻擊,典型表現是黃之鋒唱衰香港一國兩制、嘲諷韓的立場聲明,及台灣時代力量的「一國兩制背書說」。黃是香港反對派青年力量的代表,是反國教、佔中及港獨運動的標誌符號,其對一國兩制的理解完全不符合中國憲法和《基本法》,也不符合香港居民基本利益。他的意見在香港不具民意代表性,但確實反映了香港一部分反對派的政治立場和意圖。時代力量作為台灣太陽花學運的政治遺產,對一國兩制的理解與抵制和黃之鋒路線類似,兩者存在着共同立場與淵源。

韓實踐「和平民主」兩岸互動法則

韓「只經不政」既是一種政治策略,也是一種政治倫理,因他目前只是台灣地方高雄領導人,不是台灣當局領導人,因此缺乏足夠政治授權與代表權直接對兩岸關係發言,也難以取得政治上的突破進展,但這不代表韓沒有自己的獨立政治綱領和兩岸關係立場。通過完整觀察和判斷其言行,韓對「九二共識」是完全支持的,但對「一國兩制」則有開放立場,只是尚未形成具體系統的政策架構。這方面還有待其政治成熟和政治地位/身分的相應形成,才可進一步評估。會見中聯辦主任本身並不代表韓接受了大陸方面的「一國兩制」台灣方案,但也確實表明了韓積極理解一國兩制及正面看待大陸官方代表性與經濟成就的理性立場。

這些反對聲音表明,在香港及台灣內部,一國兩制的認識和接受還需一個持續推進的過程,也需更為系統和精準的原理說明及政策演示。高雄通過適應大陸一國兩制框架而與港澳深廈的地方互動和合作,有助消除台灣「反統戰」過度敏感心理,重建兩岸人民相互信任,以此作為推進兩岸和平發展與終極統一的前提和基礎。馬英九先生提出兩岸統一的操作原則是過程和平、方法民主;韓所邁出的這一步,正是在實踐這種「和平民主」的兩岸互動法則。

高雄或成撬動兩岸關係最佳槓桿

總之,韓登陸會成為民進黨執政下兩岸關係回暖破冰的一種現象、一個範式。隨着「高雄模式」的經濟紅利釋放及高雄與大陸互動的社會效應展現,不僅藍營縣市會跟進,淺綠縣市也可能變相轉向。高雄可能成為撬動兩岸關係回歸「九二共識」及逆轉2020年大選形勢的最佳槓桿,而韓正是這個槓桿的作用支點。研究韓國瑜風格及其對台灣政治秩序的塑造方式,是理解及預測未來台灣政治走向和兩岸關係發展前景的關鍵線索之一,也是「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如何獲得具體實在內涵及良性互動契機的政治切入點。

作者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法學院副教授、一國兩制青年論壇理事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 (2019年3月25日)

圖片來源:http://news.modia.com.hk/2019/03/22/120173/%E6%9E%97%E9%84%AD%E6%9C%88%E5%A8%A5%E8%88%87%E9%AB%98%E9%9B%84%E5%B8%82%E9%95%B7%E9%9F%93%E5%9C%8B%E7%91%9C%E6%9C%83%E9%9D%A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