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文鋒:香港不需要「忠誠反對派」 – 28/09/2020

何建宗:公務員參與非法示威被解僱,是否合理? – 01/09/2020
九月 1, 2020
林至穎 : 疫下內憂外患 港經濟怎復甦?03/10/2020
十月 4, 2020

自從立法會的選舉期因疫情被押後,「忠誠反對派」的概念再次被提出。特別是中央現時對國家安全的重視程度,反對派未來的生存空間必定會更小,因此有人認為他們應該趁這一年時間轉型成為忠誠反對派,否則在未來難以繼續在香港的政界找到一席之地。但所謂的忠誠反對派,他們忠誠於什麼?

忠誠反對派這個概念來自英國,原本指的是「陛下的忠誠反對派」(His Majesty’s Loyal Opposition),指的是在立法機構中會反對政府建議,但這種反對往往只涉及政策內容,或政策執行上細節,甚至僅是政客之間用言辭互相攻擊達到政治上奪利。但一個政體要做到擁有忠誠反對派,有一個重要前提,是執政黨與反對黨在對國家的一些基礎上不會有太大分歧。舉例來說,英國的各大政黨一直以來都接受英國擁有王室,而英王才是英國的國家元首。試想如果反對派要求取消英王室,改以英國首相作為國家元首,那這個反對派就不再是忠誠反對派了。

所以忠誠反對派的這個忠誠,不是忠誠於自己的選民,也不是忠誠於政權,在英國的制度,是忠誠於政體制度。要在香港談忠誠反對派,也必定要說清楚,這個忠誠的對象是什麼。既不是自己的選民,也非香港的政權,難道是香港的政制嗎?很明顯不是,反對派在回歸後,主要的論述都少有觸及推翻香港政制,除了近年部分公開談及港獨外,回歸後大部分時間反對派還是遵守香港的政治遊戲規則的,如果忠誠僅是針對香港的政體,那大部分反對派已經算是忠誠反對派了,也不用在近期提及這個議題。

因此,忠誠的對象必定是更高位階的,即國家的政體。今天中國的政體很簡單,即中國共產黨作為唯一執政黨領導國家,實行一黨執政,其餘政黨通過政協參政議政。不論你喜不喜歡,這是內地的政治格局,在內地甚至沒有反對黨的概念,中國共產黨以外的政黨是參政黨。換言之,在香港的忠誠反對派,要認同的是中國共產黨作為中國唯一執政黨,試問經常高喊「結束一黨專政」的他們,是否有可能做到?

當然有人認為《港區國安法》成立之後,可能會有部分反對派轉軚,但問題是如果他們公開表示認同中國共產黨作為唯一執政黨,那幾可肯定他們會大量流失選票,並在下一次的選舉失去議席。今天的香港社會撕裂,意識形態分歧甚大,要反對派的支持者接受共產黨的一黨執政根本沒有可能。而在這個情况下,要期待香港出現忠誠反對派更是幻想,因為誰要成為忠誠反對派,就會在下次選舉落敗,議席會歸到下一批不忠誠反對派的手上。

所以問題不是在香港有沒有忠誠反對派,因為根本不可能會有,回歸這麼多年沒有,一直到2047年也不大可能會有。問題是香港行政主導的管治體系需要忠誠反對派嗎?如果真的需要,那我們有沒有代替品?如果不需要,那根本就不用再在這個概念糾纏下去了。「忠誠反對派」只是來自英國政治體制的概念,如果我們對自己的制度有自信,其實不用硬是將這個概念植入到香港,更沒需要刻意進入別人的話語體系去評判自我,認為自己的體系有所缺失。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 (2020年09月28日)

作者是一國兩制青年論壇副秘書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