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January 29, 2018

何建宗:六對關係 重在思維 – 29/01/2018

中聯辦主任王志民於內地《求是》雜誌發表題為〈把握「一國兩制」新的定位 正確處理六對重要關係〉文章。王志民從事港澳工作近20年,並長期主管青年工作,與香港各界人士早已建立密切工作關係。作為中央駐港機構最高負責人,他這篇文章可以視為未來至少數年的「施政報告」。如果港人或者政情分析者只以一般「十九大」學習體會文章視之,恐怕就是「捉到鹿唔識脫角」。
January 19, 2018

Tony Shen: Yes, Hong Kong Really is Part of China – 17/01/2018

Yi-Zheng Lian’s argument in his article “Is Hong Kong Really Part of China?” that Hong Kong is “faring no better politically” than it was under British […]
January 15, 2018

甘文鋒:要成為綜合大國 中國不能單靠「銳實力」- 15/01/2018

中國的「銳實力」(sharp power)近月成為焦點,特別是歐美學者及媒體,深深感受到中國銳實力在世界不同地區正慢慢改變一直以來歐美的影響力。上世紀的冷戰,美蘇進行軍備競賽,美國學者約瑟夫奈爾在1990年提出「軟實力」(soft power)的概念,認為除了在軍事及經濟作為硬實力壓迫他國外,也應該透過文化及政治價值觀去吸引其他國家。
January 12, 2018

好文分享:呂大樂-須深思如何操作一國兩制-12/01/2018

呂大樂:須深思如何操作一國兩制 究竟特區應該有幾「特」?這個問題已多年沒有提出來。在香港如是,相信於北京亦一樣。但曾幾何時這是一個受到重視、認為是十分重要的提問:既然是特區,就的確應該要「特」。
January 11, 2018

何建宗:福利跨境可攜 助推大灣區發展 — 11/01/2018

隨着粵港兩地交流的速度和深度不斷提升,大灣區的發展需要把人員、資金、貨物以至信息等要素流動的限制降至最低。事實上,特區政府亦一直提出為港人在大灣區以至內地的就學就業、創業營商乃至生活養老等方面爭取更多便利。然而,內地與香港之間長久以來的社會福利保障制度和政策上存在差異,而且實際操作上兩地社會保障無法互相轉移,亦成為制約人口自由流動的主要因素。但由於福利議題似乎與經濟增長並無直接關係,各界對其關注相當有限。
January 5, 2018

田飛龍:展望2018:香港的「顏色政治」與融合發展 - 05/01/2018

2017年是香港回歸20周年,一國兩制進入了某種中期時刻,中央與香港社會包括反對派都在認真思考「香港向何處去」的嚴肅政治議題。「50年不變」在九七前尚且作為一個可以延遲思考的遠期問題,但斗轉星移20年已過,國家發展及世界秩序發生了出乎香港社會預期的結構變遷,未來30年已不遠,或者借用人工智能領域的流行語「未來已來」。香港的本土主義焦慮甚至「2047二次前途」問題意識,與這種時間意識的提前到來及國家發展的強勁態勢有密切關係。國家愈發展,「兩制」關係愈趨向「一國」,香港本地社會對自身生活方式與價值觀的「維持信心」就會下降,而對國家的認知、認同與信任未能與時俱進,這是近5年來陸港多層次政治與觀念衝突的基本來源。
December 28, 2017

黎沛文:促進人心回歸 構建國家公民身分 - 28/12/2017

12月18日,國務院港澳辦發布最新一批便利港澳居民在內地學習、就業的政策措施,包括允許在內地就業的港澳居民繳存住房公積金;為內地高校港澳生設立獎學金;向內地港澳研究人員開放國家社科基金項目申報。應該說,上述政策的出台是重大利好消息。同時這也反映中央一直在積極加大對港澳居民公民權利的保障力度,國家在進入發展新時期後,也將愈加重視在憲制層面加強對港澳居民公民主體資格的身分建構。
December 27, 2017

王沂嶠:「旋轉門」機制:香港可以嗎?- 22/12/2017

「旋轉門」(revolving door)是歐美政治中一個十分重要的機制,以美國最為典型,用來形象地說明在包括立法和行政機構等公共部門,與商界、學術界及智庫等非公共部門間人員流動的動態過程。
December 11, 2017

何建宗:從「一地兩檢」到「兩地一檢」- 11/12/2017

眾所周知,2018年特區政府的第一場硬仗,將是耗資千億元的高鐵西九龍「一地兩檢」安排在立法會通過。過去半年民間對此反應冷淡,泛民的動員一次弱過一次,其實是可以預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