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November 21, 2017

甘文鋒:十九大提新「三步走」 香港應為2047作準備 - 20/11/2017

十九大剛過去,這次大會在香港受注目的程度遠比十八大為高,證明香港人已漸漸明白到香港的未來與整個中國緊緊扣連。這次習近平在十九大的工作報告中,再次強調要在本世紀中葉,即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100周年時,成為現代化強國,完成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
November 17, 2017

何智華﹕破除迷思:重新認識3個中史科的本質 - 17/11/2017

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新一屆特區政府就職典禮上指出香港對國家歷史、民族文化的教育宣傳有待加強,而新一屆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亦曾多次強調要將初中中國歷史科列為必修科,借此加強年輕人對國家的認識及國民身分認同。近日教育局推出修訂中史科課程第二階段諮詢稿,相關議題再度掀起熱議。
November 10, 2017

田飛龍:依法治國與依法治港的新時代- 10/11/2017

依法治國與依法治港的新時代 十九大在中國改革開放40年前夕召開,具有劃時代的歷史綜合與進步之意義。1949年建國以來的新中國憲制秩序,大體可劃分為3個階段。第一,毛澤東時代,以階級鬥爭和社會運動作為革命政權鞏固與革命法制實踐的基本方略,存在一定的局限和實踐錯誤,黨中央給出過坦誠的總結與評判。第二,鄧小平時代,以經濟建設和民主法制的重建作為改革時段的基本指導方略,開啟了中國融入全球化的新階段,也為當前時代的全面深化改革提供了必要的前提與基礎。第三,習近平時代,自十八大以來以制度建設和參與全球治理作為國家發展新的戰略重點,其中治理現代化與依法治國居核心地位,是鞏固改革成果、提升中國內政秩序現代性及全球治理規則制訂能力的新時代。
October 30, 2017

Eric Li: Western media is still wrong. China will continue to rise. – 24/10/2017

SHANGHAI — As the 19th National Congress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draws to a close, analysts are parsing through President Xi Jinping’s 30,000-plus-word report […]
October 30, 2017

何建宗、王曦影:支援內地港生 助增對國家認同- 30/10/2017

一國兩制青年論壇近日發表《港人內地讀書就業身份待遇問題研究》報告。本會連同北京師範大學、復旦大學和中山大學於2017年5月至10月在北京、上海和廣州進行研究。 研究共收回1,154份問卷,涵蓋三地40所高等院校,並與超過100名港生進行深入訪談,為至今規模最大的同類研究。本文集中討論內地港生面對的問題。
October 24, 2017

何建宗、夏瑛:在內地工作的港人面對「三座大山」- 24/10/2017

根據香港統計處數據,港人在內地定居達50萬人,而在內地高校讀書的香港學生有1.5萬。港人北上讀書就業已成不可逆轉趨勢。「一國兩制青年論壇」剛發表《港人內地讀書就業身分待遇問題研究》報告。研究由一國兩制青年論壇連同北京師範大學、復旦大學和中山大學於2017年5月至10月在北京、上海和廣州進行,共收回1154份港生和在職港人問卷,涵蓋三地40所高等院校,並與超過100名港人訪談,為至今規模最大的同類研究。研究提出的十大建議請參閱附表。過去數天媒體比較關注內地港生在內地和香港就業時遇到的困難,本文將重點探討在職港人面對的問題。
October 16, 2017

何建宗:改組中策組:一些未回答的問題 – 16/10/2017

特首林鄭月娥提出的「改組中策組」在上周發表的施政報告有進一步闡述。1989年成立至今的中央政策組將改名為政策創新與統籌辦事處,負責政策研究及創新,與跨部門協作,配合政府作為促成者角色。筆者是少數同時曾任中策組全職研究員和非全職顧問並繼續從事智庫工作的「過來人」。在中策組即將完成「歷史任務」之際,嘗試解說一下中策組少為人知的過去和探索未知的未來。
October 11, 2017

林至穎:首置廉租大灣區 解青年樓困 - 11/10/2017

特首林鄭月娥上任後首份施政報告將於今日公布。青年房屋問題是近年社會熱話,也是導致民怨的其中一個根源。各界都對特首如何應對此問題抱有很大期待。筆者將於本文探討解決青年房屋問題的可行建議。
October 9, 2017

何建宗:林鄭的問責團隊 是更強還是更弱?- 09/10/2017

新政府已經上任3個多月,特首林鄭月娥的施政報告也將於後天面世。無論古今中外,評價一個政府的表現和能力不外乎兩個標準:政策本身的好壞和執行政策的團隊。在問責團隊基本上人齊(除了一兩個政治助理)的情况下,本文初步評論一下新政府的團隊並由此帶出的關於問責制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