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March 8, 2019

甘文鋒:沙特阿拉伯也準備「一國兩制」 – 08/03/2019

中美貿易戰曠日持久,隨着時間過去,大家都明白到兩國的目標再非是貿易順差及逆差,而是爭奪世界的影響力。同樣,對世界其他國家而言,亦是他們重新思考外交策略的機會。今天中國的制度當然仍未被歐美認可,但對於其他發展中國家而言,中國近40年發展卻極有參考價值,這亦是為什麼中國模式一直對發展中國家極具吸引力。
March 1, 2019

葉海波:大灣區規劃意在消除「法律割據」 – 01/03/2019

人是社會活動中最為靈動和根本性的要素。扼住人自由流動的咽喉,其他要素的流動必然大打折扣,統一大市場自然無法形成。比較遺憾的是,在社會發展過程中,基於歷史、社會、經濟和政治等方面原因,一國之內「築牆斷流」的人口管制現象比比皆是。不過隨着時代發展,這些人為措施不斷被廢除,促成了一輪又一輪的經濟奇蹟。
February 21, 2019

梁彥婷:內地港生面對的機遇與挑戰 – 21/02/2019

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已經出台。中央有關部門亦已接連出台多項便利港人在內地發展的政策措施,涵蓋教育、就業、創業和日常生活範疇,協助港人把握國家發展帶來的機遇。目前在廣東發展的青年,尤其是學生,有更大意願繼續在大灣區發展。坊間已有很多講述大灣區青年發展的文章,但香港青年在內地實際上面對的挑戰,又有多少人了解?
February 15, 2019

張建﹕2019年香港多事之「秋」始於「春」 – 15/02/2019

2019年一開局,香港特區政府就在三隧分流、提高長者綜援申請年齡以及「關愛共享計劃」派發4000元補貼等民生政策上,遭遇施政危機。雖然特區政府為推動政策一再提出緩衝方案予以補救,但正是如此反反覆覆,使民眾對政府政策茫然。同時,特區政府高層之間、部門之間、特區政府與立法會之間,以及特區政府與民眾之間的溝通也遭遇不暢,導致政府政策及管治能力受到各方面的質疑,政府誠信與權威受到衝擊,林鄭月娥特首的支持度也受此影響,而大降至上任以來最低值。這與2017年林鄭月娥競選特首期間以及就任初期表示的,在緩解政治矛盾和提升港府認受性層面實行「管治新風格」,和在經濟民生層面實行「理財新哲學」,似乎不相稱。
January 28, 2019

田飛龍:「一國兩制」的科學性及對台適用 – 28/01/2019

今年1月2日習近平主席發表《告台灣同胞書》40周年紀念講話,確認「九二共識」,提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現實化倡議,提議按照政治協商方式達成兩岸統一的制度性安排。習近平講話進一步確認和發展了十九大報告關於兩岸終極統一的有關論述和規劃。
January 25, 2019

何建宗:內地教師資格 對港人在內地發展的啟示 – 25/01/2019

剛踏入2019年,幾件有關港人在內地發展機遇的正面消息接踵而來。國家教育部今個月公布,港澳台居民只要符合學歷及普通話水平要求,並且無犯罪紀錄,便可考取中小學教師資格,在內地任教。雖然部分港人認為香港教師往內地任教的興趣不大,甚至對獲得內地教師資格的政治要求有所保留,但這安排反映港人進一步在內地獲得同等待遇,終究對港人是有利的。
December 28, 2018

張建:去除對立思維 方有利香港融合國家發展 – 28/12/2018

如果評選2018年內地與香港交流合作的關鍵詞,「融合發展」無疑排在首位。2018年廣深港高鐵香港段通車、港珠澳大橋啟用是內地與香港融合發展最具標誌性的事件,這兩大事件不出意外也將入選2018年香港十大新聞。除了高鐵、大橋,再加上香港與廣東的口岸設置及香港與內地的航空網絡,可以說從基礎設施方面來看,香港與內地的融合發展基本上實現了陸海空互聯互通。但一個不容忽視的事實是,從香港社會對香港與內地融合發展的認識來看,遠沒有達到像基礎設施一樣的互聯互通,對兩地融合發展的認識尚有進步空間。
December 20, 2018

林至穎﹕融入大灣區——如何令香港青年刮目相看? – 20/12/2018

粵港澳大灣區帶來發展機會的官方宣傳,可謂鋪天蓋地。然而,部分對內地心存抗拒的香港青年不為所動,更對此心存忌憚。要打消他們的顧慮,是香港真正融入大灣區的關鍵所在,若留在香港的盡是不認可大灣區的青年,呼聲急切,社會將形成撕裂之勢。環顧排拒大灣區的香港青年,不外乎出於3個原因:自我保護、民粹主義、過分迷信自由主義。
December 7, 2018

何建宗:港人內地社保——這麼近,那麼遠 – 07/12/2018

當粵港澳大灣區的各項政策陸續出台,宣傳力度也愈來愈大的時候,也許很多香港人已經認真考慮是否到大灣區發展事業。過去香港人是以外資的身分到內地開辦企業,僱用的人員也是內地人為主。時移世易,現在香港人要面對的,是以港澳同胞身分到內地定居和工作,這無可避免牽涉到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就是福利的提供。福利的提供本質上要符合身分和地域兩個標準,那麼在跨境福利仍未普及的情况下,如果香港人到大灣區發展,既未能享受內地福利,也未能享受香港福利的話,其北上意願毫無疑問會大打折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