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SYOUTH

June 22, 2017

黃俊瑯:Uber成功 因為的士服務太失敗 – 21/06/2017

Uber進入香港市場短短數年雖已得不少港人歡心,但並不代表Uber在香港的發展就能一路順風。香港政府一直指Uber服務並不合法,所以警方亦不時拘捕司機,早前警方又再次大規模一舉拘捕了21名司機,更表示不排除拘捕更多司機及調查是否有人協助或教唆他人犯法,其勢似誓要踢Uber出港。但Uber的死對頭並不是政府,而是的士業界現存的問題。這些年來Uber可以說是直接搶走他們的生意,的士司機當然對Uber恨之入骨。的士業界曾為此抗議,指市場被這些「白牌車」蠶食。但重要的是,市場只不過是他們拱手相讓出去,Uber成功並不是因為違法,而是現存服務有嚴重問題。
June 19, 2017

何建宗:推廣基本法進入2.0階段 - 19/06/2017

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在5月27日出席基本法實施20周年座談會並發表講話。 講話發表以後,個別媒體和泛民主派快速定調,認為張的講話強硬;但事實上,張所發表的內容大部分是中央一貫的立場,包括對「全面管治權」的論述,對中央與特區關係是「授權與被授權」的講法等。 筆者認為,全篇8,000多字講話的重點和亮點,毫無疑問是有關公職人員學習、宣傳和評核基本法的要求。
June 8, 2017

黎沛文:How to make Hongkongers more patriotic – 07/06/2017

Li Peiwen says ‘two systems’ has caused ambiguity and complexity in the sense of identity among Hong Kong people, and their feeling of alienation can be […]
June 1, 2017

好文分享:身分認同不易變 充其量改善成見 - 01/06/2017

趙永佳/梁凱澄/黃漢彤: 身分認同不易變 充其量改善成見 ——親身經驗如何影響香港青年的「中國印象」? 回歸20年,近年聽得最多的,不是兩地唇齒相依、互惠互利,而是「本土政治」、「中港矛盾」。2011、2012年,香港出現了以反移民、爭取獨立為綱領的本土派,現已成為不能忽視的政治勢力。本土化趨勢及抵抗中國的情緒在青年之間為甚。中大香港亞太研究所2016年10月的調查顯示,15至29歲的受訪者當中,首先認同為香港人(「香港人」及「香港人,但也是中國人」)的佔85.1%,而首先認同自己為中國人(「中國人」及「中國人,但也是香港人」)只有13.6%。中大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在2016年7月進行的調查更發現,在15至24歲的青年中,支持港獨的比率接近四成。
May 29, 2017

黃振權:保港一國兩制 免陷文明衝突 - 27/05/2017

最近經常有人說,香港的一國兩制已完成其歴史使命,是時候來一個天翻地覆的大檢討,其原因是當初設計一國兩制時的三大任務已經基本完成及其作用已大幅減低: 三大任務分別是:1.和平解決香港長期被英國殖民政府統治的歷史問題;2.長期打算、充分利用香港發展中國經濟;3.對民族統一大業,產生積極示範作用。
May 20, 2017

朱世海:香港未來可能出現「政權黨」 – 20/05/2017

香港《基本法》沒有提及政黨,因為當年在起草基本法時香港各界對政黨有不同的看法,大體可分為認同政黨政治和反對政黨政治兩種對立的意見。至於是否把政黨寫進基本法,有意見認為基本法內應有保障政黨的條文存在;有意見認為,應在基本法中寫上不允許政黨公開活動;也有意見認為,政黨的存在與否是自然現象,毋須在基本法內加入有關條文加以鼓勵或禁止。
April 30, 2017

TVB周日龍門陣訪問 – 30/4/2017

April 24, 2017

黃明濤﹕「普通法」的魅力與困惑 – 25/04/2017

「法治」是香港的一張名片。今時今日,不止是港人愈來愈習慣將法治視為香港的核心價值,在內地也有愈來愈多人意識到,過去僅僅把香港標籤為一個「經濟都市」,是過於狹隘了——法治才是在背後支撐這一整套自由、透明及高效率的經濟體的無形力量。說到法治,當然不能不提普通法。沿襲自港英時期的普通法體系,被一國兩制政策保留下來,也被《基本法》賦予明確地位,這確保了內地法律制度不會跨過深圳河。在某種意義上,普通法成了法治在香港的代名詞。
April 12, 2017

何建宗﹕一國兩制豈能自說自話?回應《明報》社評 – 12/04/2017

上周五(4月7日)《明報》社評(〈回歸20年 應探究港人對「一國兩制」訴求〉)指出,香港需要在慶祝回歸20年之餘,審視一國兩制的實踐情况,並認為中央政府過去幾年通過官員講話和「一國兩制白皮書」,已經清楚表達其官方立場,因此港人在討論一國兩制實踐時,毋須涉及內地專家學者,以免互動流於「情緒化」,「無助理性探討,也無助完整顯示港人主流取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