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SYOUTH

June 25, 2019

黃振權:美式全球化陷冷戰 華成下一個敵人 – 25/06/2019

中國自今年6月份開始加收從美國進口其中600億美元貨品之關稅,以回應美國對2,000億美元從中國大陸進口貨物所附加的關稅。貿易以外,美國更加強對大陸手機及網絡設備供應商華為的打壓,禁止美國零件製造商給華為供貨。
June 3, 2019

黃芷淵:大灣區建設的制度創新可行性 – 03/06/2019

日前筆者獲邀出席第一屆粵港澳大灣區建設與法治發展論壇,與來自香港、澳門和內地的法律界專家學者共同探討大灣區建設與法治發展的協調和創新。
May 31, 2019

田飛龍:極限施壓下的美式衰退與應對 – 31/05/2019

中美貿易戰離奇地沒有協議,陷入持久戰漩渦。特朗普的極限施壓及美國鷹派主導的「不平等協議」,正在一步步喚醒中國人民的集體記憶和對抗意志。這是特朗普談判藝術的重大失敗。中美貿易談判歷時一年多,若能遵循某種「密約」方式,或「明約」之外附加「密約」,則儘管可能是中國做出更多妥協與讓步,仍可能簽署正式協議。
May 24, 2019

林至穎﹕修逃犯例 各界毋須杞人憂天 – 24/05/2019

5月22日律政司長鄭若驊表示,跨境反貪需要政府修訂《逃犯條例》。自2月政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的議案以來,引來激烈爭議,成為全城熱話,波及海外。而爭議源於社會各界的系統性偏差、各界對內地法治狀况的偏見,及香港的國際地位動搖的憂慮。但歸根究柢,逃犯條例修訂只是填補當前香港法律漏洞,只要港府操作得當,便可解決相應問題,各界毋須杞人憂天。
May 20, 2019

張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 要借鑑香港經驗教訓– 20/05/2019

今年初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告台灣同胞書》發表40周年紀念會上,發表講話。習主席提出「攜手推動民族復興,實現和平統一目標」;「探索『兩制』台灣方案,豐富和平統一實踐」;「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維護和平統一前景」;「深化兩岸融合發展,夯實和平統一基礎」;「實現同胞心靈契合,增進和平統一認同」5項對台政策主張,為新時代推進國家統一提供了根本遵循。香港以一國兩制香港方案實現統一,「兩制」台灣方案必須高度重視一國兩制香港方案,系統地總結和檢視一國兩制實現香港回歸的進程以及在香港的實踐經驗和教訓,汲取「兩制」香港方案的教訓,作為制訂「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的借鑑和參考。
May 10, 2019

何建宗:受忽略的群體:內地畢業港生 去向如何? – 10/05/2019

近年有愈來愈多香港青年選擇往內地高等院校就讀,據統計,在內地讀書的香港學生約1.5萬人,其中廣東省佔總數的超過一半。「免試收生計劃」於2012年起實施,讓香港學生可用香港中學文憑試(DSE)成績直接報考內地超過110所高校的本科課程。去年升讀內地大學的香港學生約3500人,而香港教資會資助的本科學位每年為1.5萬個。如果不算私立大學和其他銜接學位的話,每6個升大學的學生,就有一個到內地升學。然而,香港社會各界對於這個群體的關注和研究卻十分不足。
April 15, 2019

甘文鋒:沙特秩序重組對香港的啓示 – 15/04/2019

筆者於3月8日《明報》發表了一篇關於沙特阿拉伯的文章後(〈沙特阿拉伯也準備「一國兩制」〉),很多人奇怪為什麼要關注沙特變化。第一當然是沙特希望推行一國兩制,這點在上篇文章已詳述,另一點則是沙特作為中東大國,情况可能有大幅改變,從而影響整個中東區域秩序,因此亦值得我們提早關注這個國家的變化。
March 25, 2019

田飛龍:韓國瑜「登陸」的分寸與啟示 – 25/03/2019

韓國瑜還是來了,終於「登陸」了。他沒有在九合一選舉獲勝後馬上登陸,沒有和國民黨團隊一起組團,沒有走傳統的「統戰水路」,而是以高雄市長身分光明正大地公務來訪拼經濟,迴避敏感政治議題。出訪首站香港,簽下20多億新台幣大單。韓國瑜還進了中聯辦,見了王志民,這是具有特別的象徵和標誌意義的。韓國瑜正確理解了這一異常舉動的政治風險和收益,他確信自己終有一天會直接面對大陸最高官方機構和官員,而此刻會面則是一種理性的早期接觸。但經濟理由仍是優先的,即便受到台灣綠營嚴厲批判,只要他能夠通過中聯辦等系統更好地為高雄人民服務,提振經濟民生,所有泛政治化批評都將煙消雲散,選民會補償他。
March 18, 2019

黎沛文:大灣區治理的區域合作和協同創新 – 18/03/2019

早前發布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以下簡稱《綱要》)明確了大灣區未來的發展規劃,同時也提出了在灣區內實現「深化社會治理合作」的目標。「深化社會治理合作」其中一項重要內容是,將來要在珠三角九市港澳居民比較集中的城鄉社區,針對地拓展社區綜合服務功能,為港澳居民提供及時、高效、便捷的社會服務。由此可見,隨着《綱要》進入全面落實和深度推進階段,完善和提升大灣區社會治理體系、實現區內城市社會治理的協同發展,將成為大灣區建設和發展的重要支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