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文章

March 25, 2019

田飛龍:韓國瑜「登陸」的分寸與啟示 – 25/03/2019

韓國瑜還是來了,終於「登陸」了。他沒有在九合一選舉獲勝後馬上登陸,沒有和國民黨團隊一起組團,沒有走傳統的「統戰水路」,而是以高雄市長身分光明正大地公務來訪拼經濟,迴避敏感政治議題。出訪首站香港,簽下20多億新台幣大單。韓國瑜還進了中聯辦,見了王志民,這是具有特別的象徵和標誌意義的。韓國瑜正確理解了這一異常舉動的政治風險和收益,他確信自己終有一天會直接面對大陸最高官方機構和官員,而此刻會面則是一種理性的早期接觸。但經濟理由仍是優先的,即便受到台灣綠營嚴厲批判,只要他能夠通過中聯辦等系統更好地為高雄人民服務,提振經濟民生,所有泛政治化批評都將煙消雲散,選民會補償他。
March 18, 2019

黎沛文:大灣區治理的區域合作和協同創新 – 18/03/2019

早前發布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以下簡稱《綱要》)明確了大灣區未來的發展規劃,同時也提出了在灣區內實現「深化社會治理合作」的目標。「深化社會治理合作」其中一項重要內容是,將來要在珠三角九市港澳居民比較集中的城鄉社區,針對地拓展社區綜合服務功能,為港澳居民提供及時、高效、便捷的社會服務。由此可見,隨着《綱要》進入全面落實和深度推進階段,完善和提升大灣區社會治理體系、實現區內城市社會治理的協同發展,將成為大灣區建設和發展的重要支撐。
March 8, 2019

甘文鋒:沙特阿拉伯也準備「一國兩制」 – 08/03/2019

中美貿易戰曠日持久,隨着時間過去,大家都明白到兩國的目標再非是貿易順差及逆差,而是爭奪世界的影響力。同樣,對世界其他國家而言,亦是他們重新思考外交策略的機會。今天中國的制度當然仍未被歐美認可,但對於其他發展中國家而言,中國近40年發展卻極有參考價值,這亦是為什麼中國模式一直對發展中國家極具吸引力。
March 1, 2019

葉海波:大灣區規劃意在消除「法律割據」 – 01/03/2019

人是社會活動中最為靈動和根本性的要素。扼住人自由流動的咽喉,其他要素的流動必然大打折扣,統一大市場自然無法形成。比較遺憾的是,在社會發展過程中,基於歷史、社會、經濟和政治等方面原因,一國之內「築牆斷流」的人口管制現象比比皆是。不過隨着時代發展,這些人為措施不斷被廢除,促成了一輪又一輪的經濟奇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