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觀點

July 12, 2017

田飛龍:Hongkongers should heed Xi Jinping’s words and re-educate themselves on Chinese history – 11/07/2017

Tian Feilong says the president’s insightful review of Hong Kong and Chinese history on his recent visit to the city carries an important message – it’s […]
June 30, 2017

田飛龍:港需依法普選 與國家主權協調 – 29/06/2017

2015年6月18日,香港立法會就特區政府提交的2017年特首普選政改方案進行審議表決,最終以8票贊成、28票反對而失敗。 政改失敗 陷過度政治化怪圈 這一投票結果有建制派議員內部協調失誤因素,但最主要的原因是反對派「集體投票」的結果。在政改方案闖關期間,曾一度出現部分溫和泛民議員轉變契機,以破除所謂的「袋住先就是袋一世」的政治魔咒,但奇迹最終並未發生。即便建制派全體投贊成票,也仍然達不到政改方案要求的三分之二多數。政改失敗標誌着香港進入「後政改」時代,這並非意味着香港政改的終結,而是因其遭遇重大挫折而很難在短期內重啟,這就使得香港政治的主題進入官方的「經濟民生」軌道和民間的「本土激進」軌道相互交織的新時期。
June 28, 2017

田飛龍:中國憲法+基本法 港普選規範唯一來源 – 28/06/2017

香港回歸20年,一國兩制與基本法實施成效的回顧總結成為中央及香港共同關注的核心議題。 回歸20年 港仍是最自由經濟體 一國兩制是更成功了,還是如黃之鋒所謂的變成了「一國1.5制」?這個問題其實並不難回答。20年來,香港依然是國際最自由經濟體,其金融中心地位與法治權威得到鞏固,政治與社會發展有序展開,兩制在互相尊重彼此差異的同時開啟了互動融合的新階段,國家則以依法治港和經濟融合的「制度守護者」與「善意提供者」姿態,支援香港高度自治及融入國家大發展的時代潮流之中。
June 22, 2017

黃俊瑯:Uber成功 因為的士服務太失敗 – 21/06/2017

Uber進入香港市場短短數年雖已得不少港人歡心,但並不代表Uber在香港的發展就能一路順風。香港政府一直指Uber服務並不合法,所以警方亦不時拘捕司機,早前警方又再次大規模一舉拘捕了21名司機,更表示不排除拘捕更多司機及調查是否有人協助或教唆他人犯法,其勢似誓要踢Uber出港。但Uber的死對頭並不是政府,而是的士業界現存的問題。這些年來Uber可以說是直接搶走他們的生意,的士司機當然對Uber恨之入骨。的士業界曾為此抗議,指市場被這些「白牌車」蠶食。但重要的是,市場只不過是他們拱手相讓出去,Uber成功並不是因為違法,而是現存服務有嚴重問題。